MiSs_豆豆不在家

求不得

凑个热闹交作业,文笔渣渣请见谅~

感谢 @月下张公子  @都是片叶💋    公子和老板阅后都给了很宝贵的建议,但是很惭愧,我的能力还不足以去作那么棒的修改,等考完试我再尝试~再次感谢公子和老板的指点~

别打我,发完就去学习!!!

——————————————————————————————————————

“主任,文盈公司的HR……”

“师父,今天早上9点有个庭……”

“小邝啊,帮我复印……”

阿轶有些出神地看着办公室里的忙碌,手中的笔无意识地在纸上勾画,思绪不知飘到哪个星球。

“叮铃~~~”

突如其来的铃声唤回了他的神志,伸手抓起办公电话,还来不及客套,就听见一个稍显忐忑的声音,

“你……是阿轶吗……”

阿轶有些疑惑,探头看了看座机的来电显示,屏幕上一片空白,不由提起一丝防备,

“您是?”

电话那头却没有回答,只有轻微的呼吸声,显示着尚未挂断。阿轶有些不耐,正打算挂掉电话,

“我是十年前的你”

阿轶稍惊,片刻之后轻轻摇头,这种骗术他见多了,正待将听筒放下,那边又说,

“你曾想过自杀,但只在手臂上试着划了两道就疼得受不了了,那两道疤痕你一直骗别人是不小心被钉子划伤的。”

准备放下听筒的手骤然攥紧,阿轶维持着面上的镇静,生怕被办公室的其他人发现,心内已然掀起惊涛骇浪。这个秘密,他从未与人说起,就连父母和当年的知己好友都不曾知晓。阿轶不由有些相信,电话那头的是十年前的自己。然而,经手过无数诈骗案件的他仍然无法完全放下戒心,尽力控制自己声音平稳,试图套出对方的目的

“你想要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十年后的阿轶,不论是怎么样的,他是不是还那么孤独地,挣扎着活给别人看……”

对面的声音越来越低,透着疲惫和无望。握着听筒的手骤然脱力,却还保持着姿势不让话筒跌落,小心地防止惹起其他人的注意。阿轶咬了咬牙,张嘴想回答什么,又抿了抿唇。平日里那张巧嘴几番开合,始终说不出一个字。

对面没有催促,也没有更多的问题,只有轻轻的呼吸声,像是怕惊扰了什么。阿轶舔舔有些干裂的唇,终于开口,

“我现在过得很好,事业有小成,家人身体都康健。一直以来的那几个好朋友也还不错。你……不用担心害怕,很好的。”

对面又是一阵沉默,阿轶有些焦躁,害怕说错了话,正想补充些。对面说话了,声音有些哑,像是压抑着什么,

“我懂了,你以后……算了,别担心,我不会再做傻事让你消失的,时间差不多了,我挂了”

“哎!别……”阿轶身子向前一探,想再说点什么,对面已经传来了“嘟……”的忙音。阿轶举着听筒,懊恼地叹口气,抬眼看看依旧忙碌的办公室,没人注意他的动静,将听筒轻轻放回去,闭上眼,一句几不可闻的话,消散在空中,

“对不起”

——————————————————————————————————————

功力太浅写不出来想要的感觉,只能在文后加解释,求不得在文里藏着

十年前的阿轶问十年后的自己“是不是还孤独地挣扎着活给别人看”,就是想要自己能真正为自己而活,不再活在别人的评价里。然而十年后的阿轶,一举一动仍然担忧会打扰到别人,听到这样的问话,明明没有脱离困境,仍然按照“别人”的意愿给出答案,最后一句的对不起,也表达了他并没有摆脱十年前的自己经历的困局,心理上不曾独立。另外,十年前的阿轶听到“过得很好”的回答,他明白自己仍然没有逃脱开那个“活给别人看”的状态,回答的话都只是安慰。他知道自己仍然会在这样的困顿里折磨十年,他为了让未来的自己安心,答应不会做傻事(前文问出问题的语气是疲惫绝望,实际上是十年前的他想放弃了),这依然是阿轶“为别人而活,活给别人看”的体现。从过去到未来,他从未在心理上独立过,从未真正为自己活过。这个就是他的求不得

emmm,大概就这样~如果有小可爱能意会到的话无限感激~如果理解不了的话。。。是我的锅~考完试再来改~

最后提醒一下,不管各位小可爱生活里遇到了什么,珍爱生命!!!虽然活着比死更难,但至少有变好的可能!!!珍爱生命!!!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