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_豆豆不在家

【双曼】Romantic(下)

前文指路:
http://deerlilili.lofter.com/post/1ee97e2c_1206626d
 @棠老板💋   感谢我的上家——棠哥费尽心思给我出的GL的题。双曼这个组合真的是颜狗的盛宴。可惜我的功力太浅,感觉故事续得不好。八十几少请见谅~~~下次我会加油的!!!最后感谢 @月下张公子   公子一直在鼓励我~~~感谢棠月cp的盛情支持~~~

———————————————————

“汪小姐,您是什么时候和于曼丽小姐确定关系的……”

 

“汪总您有考虑过这样的行为对公司的影响吗?”

 

“汪总,这个消息公布后对集团的股价是否会有影响……”

 

“汪小姐不怕这么做会触怒董事会吗?您之后有什么……”

 

反应过来的记者们脸上闪着兴奋的光芒,仿佛看见了肉骨头的狗,眼里射出绿光。此起彼伏的提问像是要掀了会议室的天花板,相机的闪光灯都快把助理的眼睛闪瞎了。

 

汪曼春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不紧不慢地伸手调整了一下麦克风的位置,朱唇轻启,正要逐一回答问题。会议室沉重的雕花木门,被缓缓推开。

 

记者们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齐齐转头紧紧盯着会议室门口,暗自揣测着出现的人会给这场本就风起云涌的发布会,再带来什么新的爆点。

 

一个身着黑底红花真丝旗袍的女子,莲步轻移,摇曳生姿地踏进了这群豺狼虎豹的包围圈。

 

记者们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来人向汪曼春颔首示意,粘软的嗓音带出公式化的语句,“汪总,抱歉打扰了。”

 

还不等汪曼春回应,记者中不知谁嗷了一嗓子“于曼丽!”,所有的摄像机争先恐后地怼到于曼丽鼻尖,话筒戳到她嘴边,连珠炮一般的问题砸了出来。汪曼春急忙奔下主席台,迈开长腿就要挤进记者中间,解救这被群狼环伺的美人儿。

 

“敢问方才是哪位记者问的汪总与我的关系?”于曼丽倒是不慌不忙,抓住记者们提问的空隙,谦逊有礼抛出自己的问题,不动声色地夺回了主动权。

 

见状,汪曼春停下动作,退到一边,放手让于曼丽处理。跟着汪曼春奔下主席台的助理看着执行总裁悠然自得的看戏模样,急的是抓心挠肝。上前两步想要阻止于曼丽,却陡然背后一凉,僵着脖子慢慢回头,身后的汪曼春瞪着他,眼光仿似利箭,将他射了个透心凉。助理只好压抑着自己,低头退到汪曼春身后,默默地着急上火。

 

记者圈里,一个小个子高高举起手里的话筒,示意于曼丽注意自己,歪头凑到旁边同行的话筒上,带着些挑衅,“于小姐,问题是我问的,您有什么意见?”

 

于曼丽一直平静的脸上,绽开了一个夺目的笑容,仍是谦逊有礼地问着,“那您是不是要抓着汪总回答的‘女朋友’三个字,大做文章?”

 

“怎么,敢做敢认不让说?我就是写了,你奈我何。况且你于曼丽一个三流演员,又凭什么对汪氏集团的事指手画脚?你不过是汪曼春养的一只金丝雀,好好儿在你的笼子里待着,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小个子记者浑不在意地讽刺着,言语间极尽挖苦之能事。

 

闻言,汪曼春气得脸色铁青,开口正要呵斥这个记者,就被助理一把拽住了手,低声劝道,“汪总,不能纠缠这些问题啊。”助理急得满头汗,一边说话一边不断摇头,用尽全身力气阻止汪曼春主动卷进这样的问话中。

 

“呵。”于曼丽脸上的笑容逐渐转冷,出口的话语仍恪守礼节,却已如刀般锋利,直刺在场记者们的良心,“看来您今天采访是把职业道德落家里了。没记错的话,今天的发布会该上的经济版面,不是娱乐版面。各位放着正经的规划项目不问,偏生注意一个花边新闻,倒是闲得很啊。再则,汪总与何人携手同游,似乎无需向各位交代。各位的手,伸得有点儿长了!”

 

小个子记者仍旧不甘示弱,“于小姐作为一个不入流的演员,来管汪氏集团的事儿,真给自己脸啊。”

 

“作为一个演员,我确实还没做到好,但这个发布会,我管得名正言顺。我于曼丽,是汪氏集团最大的股东—— Shunrei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比任何人都有资格管汪氏集团的事儿。各位若是以不实报道或不当评论中伤汪氏集团执行总裁汪曼春女士,请做好被提告的准备。若是没有别的问题,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

 刚进会议室大门时那个婀娜多姿,温婉似水的女子在短短几句对话之间,已然转变成一把出鞘的剑,凌厉迫人。 

汪曼春上前几步,伸手排开被于曼丽变化的气势镇住的那些记者,踱到一脸严肃的于曼丽跟前,绽开笑容,微微俯身行礼,“感谢大股东的回护,初次与真正的大股东碰面,请多关照。”话里是掩不住的戏谑和喜悦。 

于曼丽啐了她一口,做了个“回家”的口型,率先转身向门外走去。汪曼春笑着轻轻摇头,紧赶两步和于曼丽并肩走出会议室,留下满室目瞪口呆的记者。一婀娜多姿,一干脆利落的背影,洒下的一地风情。

【热包】家(上)

下文指路:
http://guiqi357.lofter.com/post/1ed5f98c_1208b77e
感谢奶昔 @鬼栖  给了这个故事一个团圆,虽然我俩都想写成BE来着哈哈哈哈哈哈   (我今天才get到在老福特放链接的技能😂)
———————————————————
群里的AB组接文作业

首先要给我的下家 @鬼栖  道个歉,这次的作业算一时兴起,参加了A组,挑中了你作为下家。但是没想到刚刚到律所实习的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构思的几个脑洞都不够时间好好雕琢,无奈之下只能用以前写过的一个片段文改了改。那时候的文字,真的挺烂的,我尽力改了,也只能这样了。而且,最后的结尾,感觉挺难续写的。难为你了,也感觉对你很不尊重,非常抱歉。

然后是给各位不小心看到我的文的中环八十几少们,很抱歉用这样的文字来辣你们的眼睛。但我不希望失约,再次抱歉。

———————————————————

一、

洒满天的红霞铺陈出一幅美丽的画卷,匆匆忙忙的人群中,一个女子安静地举着单反,轻巧地变换着角度,将那美景收入囊中。夕阳很快就落下了,红霞被慢慢侵蚀,黑色渐渐笼罩下来,路边那昏黄的灯光,远处闪烁的霓虹,千篇一律的城市夜景让女子失去了兴趣,放下相机,抬眼环顾四周,那一瞬间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大眼睛里蒙上了一抹茫然。

她是高雯,是个摄影师,准确的说,是个自由职业者,只不过她做得最多的是为旅游杂志拍摄各种自然人文风景照,偶尔她也会写写文章,或者在某个安逸的小城市找个咖啡馆客串两天甜品师,也可能去某个小酒吧当当调酒师。她从来不屑于过朝九晚五的安稳日子,仿佛只有在穿梭于各个城市扮演着各种角色的生活里,她才觉得自己活着。当然,她也曾安稳过,不过,那已经是泛黄的学生时代的事了。

 

高雯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是黄土高原上一个小城市。几天前,她在去往内蒙的火车上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到站了,还没看清站名,就任性地下了车,原因不过是对面坐的人长得太丑了,她不喜欢。她也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儿了,反正每次旅途都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和计划,只有一个原则:看心情。

 

下车后她也不想探究这是哪里,反正总会离开的,只是随着心情四处晃悠,感受着这个城市的气息,触摸着这个城市的生活。然而放下相机后,举目四望,漫天沙尘中陌生的城市,过路的一个个陌生的脸庞,高雯竟然有些厌倦了,她看着远处一群打闹着的高中生,脏兮兮的校服中有一件白得晃眼,竟跟记忆中的一件永远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衬衣慢慢重合,眼前似乎又出现了一张熟悉的笑靥......

 

二、

深夜,上海,某个公司的办公室里,女子穿着黑白小西装,挽着恰到好处的发髻,精致的眉眼不带一丝感情,专注地看着手中的文件。桌上的手机不断闪烁,提醒主人有来电,然而女子似乎并不打算理会。

 

手机又一次闪烁起来,来电的名字“宋先生”透着一股冷漠,女子瞟一眼屏幕,秀眉拧起,微张的唇流出一声轻叹,缓缓伸出手拿起不屈不挠的手机,

 

“有事?...还没忙完,不用等我了...合同细节还要斟酌...恩...知道了...恩”

 

语气虽不至生硬,却也客套冷淡。女子放下手机,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走到落地窗前,看着无尽的夜色,......

 

 她是邹雨,过着让很多人羡慕的生活——事业上,毕业之后进入上海某公司,从法务助理开始,一路稳扎稳打,逐渐成为公司法务部主管;爱情上看起来也顺风顺水得紧,和男朋友平平淡淡却也一路安稳,在事业稳定后就步入了婚姻,成为老公的宋先生仍然一如既往地体贴照顾。日子似乎已经幸福美满,然而邹雨却并不高兴。 

今晚她只是又一次以加班为借口不回家而已,或许,对于邹雨来说,那并不是家。宋先生是个好人,却不是邹雨的良人,会和他处对象、结婚,只是因为家里的压力,而他,看起来不坏,仅此而已。邹雨知道自己不该这样辜负他的感情,奈何她那颗小小的心,一直挂在某处,满世界晃荡着。

 

 窗外夜色浓重,星星点点的灯光却如那人闪烁的眼睛,明亮,温暖。邹雨轻轻闭上眼,那人的轮廓,似乎有些模糊了呢,“多久没见你了,什么时候回来啊......”呢喃过后,是一声长叹,渐渐消散在夜空中。

 

三、

高雯在路上晃荡着,夜深了,风越来越冷,穿着单薄的她只好将纤细的脖颈尽量缩进不高的领子里。路边一个小面馆里还透着昏黄的灯光,冷得无处可逃的高雯掀开厚重的门帘,躲进逼仄却温暖的小店。

 

 

“打烊了。”略哑的声音透着沧桑疲惫,弯腰收拾着柜台的大叔头也没抬。

 

“不好意思,打扰了。”高雯抖着嗓子道声抱歉,转身要离开。

 

“娃儿,等会儿的。”大叔抬头看了看,放下手里的活计,“坐下吧,吃啥呢?”

 

高雯顿住,却没有留下的意思,“不用麻烦了,谢谢。”

 

“这么冷的天儿,冻得不行了吧,坐下哇,不差给你再做份儿面条的。”

 

收回放在帘子上的手,转身在门边坐下,高雯搓搓冻得僵硬的手,轻声道谢,“谢谢叔。”

 

“娃儿啊,往前头坐坐,门口冷呢。吃啥呢?”大叔擦擦手,佝偻着腰。

 

“嗯,随便吧,热乎就行。”高雯挪了挪,往柜台那边靠,那儿有个电暖的小太阳,散发着暖意。

 

大叔转身进了小厨房,不一会儿就传来锅铲翻动的声音和爆香的蒜味儿,高雯盯着大叔忙碌的背影,眼底有些酸。

 

“西红柿鸡蛋面,凑合着吃两口吧。”大叔端着碗,慢慢走出来,“娃儿,吃了面赶紧回家吧,天晚了,不安全。”大叔苍老的面容隐着一抹担忧。

 

“回家......”高雯轻声重复着,“哪儿是家......”落寞的声音让大叔顿住了走回厨房的脚步。

 

“心在哪儿,家就在哪儿,漂够了就回去吧,总有人会记挂着你。”这话混着西红柿鸡蛋面的热气,飘进了高雯的心里,有个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四、

裹着小旅馆的旧棉被,高雯睡得并不安稳,时而嘴角轻扬,时而秀眉紧蹙,只有在梦里,才能回到那过去的时光,才能,再见到那个魂牵梦萦的人......

 

“小雨儿~你说,毕业以后我去流浪好不好?”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话飘散在风中。

“好,小雯雯去哪儿都好。”带着一丝无奈,却不难听出话里的宠溺。

 

那时候的高雯,还是个笑得没心没肺,一天到晚玩儿得丧心病狂的孩子;而被她腻歪地叫着“小雨儿”的邹雨却是个乖巧的好学生。尽管身边的朋友都对性子南辕北辙的两人能好成连体婴一样很不解,但两人仍然年复一年地腻在一起,携手走过彼此大半的青春岁月。

 

高雯的父母忙于在商场游走,除了能给她数不清的钱什么都没时间给。而邹雨家境一般,离家在外求学,不愿增加父母的负担,把自己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高雯心疼邹雨的辛苦,租下一处房子后悄悄付了大半的租金,嚷嚷着要和邹雨合租,继续当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宝宝。

 

开始的时候邹雨并不愿意,但看高雯将自己的生活过得乱七八糟,无奈地接受了这份藏得并不严实的好意,尽心尽力地操持家务,照顾高雯这个长不大的宝宝。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的心里都印上了对方的身影,越来越深的感情如水一般渗透进生活的每一寸。

 

“小雨儿,再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从小到大,只有你给过我家的感觉。”

“傻瓜。”......

 

“小雨儿,你以后会回家吗?”

“不知道,看在哪里找工作吧。家乡工作机会不多。”

“不管,你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傻瓜,你家不就在这儿。”

“你才傻,家才不是一栋房子那么简单,家是……哎呦,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你在哪里我的家就在哪里~”

“傻瓜。”......

 

“小雨儿~我好想出去走走四处看看,看看世界有多大,看看自然有多美~”

“好啊,想去哪里?”

“小雨儿你不陪我吗?”

“我...”

“啊~~~没关系~小雨儿不想去的话,我去把每个地方好看的风景都拍下来~这样你就都能看见了~~~”......

 

“邹雨,如果我要去环游世界的话,你会等我吗?”

“上海有个公司通过了我的实习申请,我...”

“那很好啊~我还没去过上海呢,先从上海开始吧~”

“...”......

 

“邹雨,我明天要出发了。”

“去哪儿?”

“车票是去云南的。”

“什么时候回来。”

“没...没定...”

“几点。”

“早上九点五十八。”

“我...送送你。”

“不用了,你上班吧。”

“我送送你。”

“嗯...”......

 

“邹雨,你会等我吗?”

“路上看着点儿自己的包儿,重要的证件和钱放好,银行卡和现金分开放,遇到什么事不要逞强,万一...没有万一。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别吃太辣的东西,你胃不好,胃药和一些常用药我都放到你箱子里了,药单和作用我都写好放到你钱包里了,手机里也有一份电子版,用完了记得补上...”

“你会等我吗?”

“好好儿的,照顾好自己。”

“嗯,我走了...”

“嗯”

嘈杂的火车上,高雯挨在窗边,看着站台上熙熙攘攘人群里那瘦削的身影,眼里闪着细碎的光,嘴唇紧抿。车开动了,站台上不少人跟着快步走着、跑着,邹雨倔强地站在原地,却紧紧盯着高雯渐渐远去......

 

上海某公司的公共信箱里总会隔三差五地收到一些漂亮的风景照、明信片,背后张狂的字只写着风景简介和“邹雨收”,从来没有落款。不少同事向邹雨八卦过,每次都只换来一个淡然的微笑,却从来没人看清过她眼底的思念和无奈。

 

辗转于各地的高雯渐渐学会了照顾自己,交了很多朋友,也忘记了很多人,唯一忘不了的是每到一个地方就给邹雨寄上一些自己拍的照片和好看的明信片,唯一没有变过的是一直用着的手机号,可高雯从来没收到过邹雨的一个电话,一条短信。直到某一天,收到一句话,

 

“高雯,我要结婚了。”

 

邹雨犹豫了很久,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删删改改,草稿存了无数,最后借着应酬后的酒意,狠狠心,发了出去。

 

第二天下午,宋先生带邹雨去挑礼服,刚出小区门就被一个背着巨大旅行包的人撞了一下,那人匆匆道了一句抱歉就要走,清亮的声音却让邹雨一愣,轻轻挣开宋先生的手,伸手拉住了那人,

 

“等等!”

 

宋先生有些惊讶,他从未见过邹雨如此急切,一直以为这个女子生性淡漠,眼中闪过疑惑。

 

“高雯!”

 

宋先生了然,这个名字在两人不多的闲聊中被无数次提及,虽未曾谋面,他也算熟悉。

 

“嗨……”高雯转过身,尴尬地挥挥手打招呼,不敢正眼看邹雨的神情。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邹雨质问着,锐利的眼紧紧盯住高雯的每一个小动作,

 

高雯却避开了邹雨的话,“这是你未婚夫吧?你好。”还颇为正式地伸手与宋先生轻轻相握。

 

“你好,我知道你是小雨的好朋友,我们快举行婚礼了,到时...”宋先生微笑着客套。

 

“那时我不在。”高雯急急地打断了宋先生的话,

 

“emmm...”宋先生一下噎住了,

 

“雯雯是个摄影师,总要出差的。”邹雨见状,顾不得生气质问,立即给高雯解围,然而还不等邹雨再说什么,高雯抢先一步开口,

 

“邹雨,我赶火车呢,先走了。祝你...幸...福”话音未落,人已经急急忙忙地走远了。

 

邹雨张了张嘴,挽留的话终是没有说出来......

 

五、

阳光慢慢洒满了小旅馆的房间,高雯伸手挡了挡,慢慢撑开了眼。一晚上的梦做得她心慌。揉了揉头发,呆了一下,突然翻身坐起来,七手八脚地把散落在房间各处的东西往旅行包里塞,收拾完了又冲进厕所稀里哗啦的洗漱了一下,出来套上大衣背上包就往外赶。

 

火车站一如既往地人潮涌动,高雯攥紧了手中的火车票,背着巨大的包仍灵活的挤上了车,带着从未有过的急切,这趟车是去省城的,回上海的机票已经买好了。高雯是北京人,但她要回上海,因为,邹雨在上海,“你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多年前那句话,高雯是认真的。

 

火车渐渐启动,那抹瘦削倔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眉眼精致,笑靥如花,温柔似水。高雯唇角微微勾起,回家吧,哪怕生活不再有交集,有她在的地方,就是家。

求不得

凑个热闹交作业,文笔渣渣请见谅~

感谢 @月下张公子  @都是片叶💋    公子和老板阅后都给了很宝贵的建议,但是很惭愧,我的能力还不足以去作那么棒的修改,等考完试我再尝试~再次感谢公子和老板的指点~

别打我,发完就去学习!!!

——————————————————————————————————————

“主任,文盈公司的HR……”

“师父,今天早上9点有个庭……”

“小邝啊,帮我复印……”

阿轶有些出神地看着办公室里的忙碌,手中的笔无意识地在纸上勾画,思绪不知飘到哪个星球。

“叮铃~~~”

突如其来的铃声唤回了他的神志,伸手抓起办公电话,还来不及客套,就听见一个稍显忐忑的声音,

“你……是阿轶吗……”

阿轶有些疑惑,探头看了看座机的来电显示,屏幕上一片空白,不由提起一丝防备,

“您是?”

电话那头却没有回答,只有轻微的呼吸声,显示着尚未挂断。阿轶有些不耐,正打算挂掉电话,

“我是十年前的你”

阿轶稍惊,片刻之后轻轻摇头,这种骗术他见多了,正待将听筒放下,那边又说,

“你曾想过自杀,但只在手臂上试着划了两道就疼得受不了了,那两道疤痕你一直骗别人是不小心被钉子划伤的。”

准备放下听筒的手骤然攥紧,阿轶维持着面上的镇静,生怕被办公室的其他人发现,心内已然掀起惊涛骇浪。这个秘密,他从未与人说起,就连父母和当年的知己好友都不曾知晓。阿轶不由有些相信,电话那头的是十年前的自己。然而,经手过无数诈骗案件的他仍然无法完全放下戒心,尽力控制自己声音平稳,试图套出对方的目的

“你想要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十年后的阿轶,不论是怎么样的,他是不是还那么孤独地,挣扎着活给别人看……”

对面的声音越来越低,透着疲惫和无望。握着听筒的手骤然脱力,却还保持着姿势不让话筒跌落,小心地防止惹起其他人的注意。阿轶咬了咬牙,张嘴想回答什么,又抿了抿唇。平日里那张巧嘴几番开合,始终说不出一个字。

对面没有催促,也没有更多的问题,只有轻轻的呼吸声,像是怕惊扰了什么。阿轶舔舔有些干裂的唇,终于开口,

“我现在过得很好,事业有小成,家人身体都康健。一直以来的那几个好朋友也还不错。你……不用担心害怕,很好的。”

对面又是一阵沉默,阿轶有些焦躁,害怕说错了话,正想补充些。对面说话了,声音有些哑,像是压抑着什么,

“我懂了,你以后……算了,别担心,我不会再做傻事让你消失的,时间差不多了,我挂了”

“哎!别……”阿轶身子向前一探,想再说点什么,对面已经传来了“嘟……”的忙音。阿轶举着听筒,懊恼地叹口气,抬眼看看依旧忙碌的办公室,没人注意他的动静,将听筒轻轻放回去,闭上眼,一句几不可闻的话,消散在空中,

“对不起”

——————————————————————————————————————

功力太浅写不出来想要的感觉,只能在文后加解释,求不得在文里藏着

十年前的阿轶问十年后的自己“是不是还孤独地挣扎着活给别人看”,就是想要自己能真正为自己而活,不再活在别人的评价里。然而十年后的阿轶,一举一动仍然担忧会打扰到别人,听到这样的问话,明明没有脱离困境,仍然按照“别人”的意愿给出答案,最后一句的对不起,也表达了他并没有摆脱十年前的自己经历的困局,心理上不曾独立。另外,十年前的阿轶听到“过得很好”的回答,他明白自己仍然没有逃脱开那个“活给别人看”的状态,回答的话都只是安慰。他知道自己仍然会在这样的困顿里折磨十年,他为了让未来的自己安心,答应不会做傻事(前文问出问题的语气是疲惫绝望,实际上是十年前的他想放弃了),这依然是阿轶“为别人而活,活给别人看”的体现。从过去到未来,他从未在心理上独立过,从未真正为自己活过。这个就是他的求不得

emmm,大概就这样~如果有小可爱能意会到的话无限感激~如果理解不了的话。。。是我的锅~考完试再来改~

最后提醒一下,不管各位小可爱生活里遇到了什么,珍爱生命!!!虽然活着比死更难,但至少有变好的可能!!!珍爱生命!!!

不断被屏蔽的宝宝决定发图片!
群里的作业
高雯(克拉恋人那个高雯)
邹雨(第三种爱情那个邹雨,刘亦菲饰演)
不许上升真人和角色!
哼唧╯^╰   傲娇.jpg